选调征文 | 我把事业干成了农业

来源:微信 作者:网络 2019-01-18 浏览量:   条评论

 点击上方“桂林选调生”,关注我们吧!

胡鹏洋

2014届选调生

全州县石塘镇团委书记

四年之前,我从陇原金城来到八桂大地,开启了基层选调之路。四年之后,书生模样早已褪去,格子衬衫换成了耐磨的冲锋衣,雨鞋变成了脚上常客,平静地接受“黑同志”的称呼……不久前,大学同学发起聚会,同学不见面,见面就“嘲讽”:知道的说你是去当选调生去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返乡务农了咧。不知不觉,别人把工作做成了事业,我却把事业干成了农业。

培土施肥须静气,事无巨细自奋蹄

把土培好,把肥施好,是融入农业的第一步。事虽微小,有经验的老农却不会忽略。因为没有经过培土和施肥的种子,无法激发出成长的最大潜力。

2015年全区掀起精准扶贫大潮时,入户识别的一位老奶奶至今让我印象深刻。入户时,老奶奶独居在昏暗的土坯房里,因身体不适躺在床上。在外务工的儿子给的钱不多,所以拖着不敢去看病。桌上只摆着一碗吃剩的腌生姜,唯一的电器还是一盏电灯。看着这样的情况,我一时不知怎么开口,摸出仅有的200元钱,叫她去看病买菜。老奶奶接过钱,却抹起了眼泪。

评估表还未填完,她好像想起什么,突然起身,正当我们奇怪的时候,她略带歉意地端着一碗水过来了,“家里没有什么其他招待的了,请你们喝一碗水吧。”或许老奶奶年纪大了,碗没洗干净,碗沿沾了些草木灰,水里飘着零星油花。渴吗?自己带了水,喝吗?喝!自然地接过碗,一口气下肚,老奶奶脸上现出了一抹微笑,似乎为给了我们一丝回报而开心。

结束识别出门,晴朗的光线迫不及待地钻进眼底,如同一列高速列车冲出幽暗的隧道,心里的压抑一扫而空。我攥着手里的评估表,回头看了一眼倚门挥手的老奶奶,突然明白了板桥先生作出“些小吾曹州县吏,一枝一叶总关情”时的所思所想。是啊,这些看来微小的事情,背后的责任却不可谓不重大。如同农事一般,培土、施肥事虽微末,却没有一环是小事,都是可以影响全局的大事。“天下大事必作于细”,我们只有甘于做些小事、善于做些小事,才会像一个匠人,胸有静气地培自己的土、施自己的肥,才可保证每一片土地都能精耕细作,每一颗种子都能茁壮成长,才能从小事中汲取大能量,养成“敬细以远大”的胸怀格局。

试玉要烧三日满,墩苗要墩两年期

是否墩过苗,是影响农作物生长的重要因素。苗墩得好,其根就深、茎就壮,必然生得茂、长得高,就越能在以后的道路上,独自面对风雨,长成栋梁之才。

来乡镇工作一年时,一位县局领导到基层挑选年轻干部,想把我借调到县城,同事一听,好事儿啊,赶紧去。不行,我是搞农业的,一年怎么叫墩苗呢?于是向单位主要领导说明心意,请他帮我说明,“没办法,领导比较看好你。”我只好硬着头皮自己去谈,“怎样才能有理有利有节地向领导说明呢?”我琢磨了一个说理策略:如果他谈待遇,我就谈情怀。如果他谈情怀,我就搬选调生管理办法。事实证明,选调情怀能量很大、感人至深,我也得以继续“墩苗”。

习总书记说过,干部多“墩墩苗”没有什么坏处,把基础搞扎实了,后面的路才能走得更稳更远。我参与过乡镇的绝大多数工作,经历过不少难事、急事、险事,每一次都能更新我的认知,带给我更深的感悟。后面又得以到村里任党支部书记,进一步了解农村的情况,这给了我更加丰盈的成长体会和更有深度的工作经验。我总是相信,我们到基层多“墩苗”,多读一些有益之书、多学一些经验之事,耐住当前寂寞、坚守基层岗位,沉淀自己、丰富自己,就一定能积攒好在急事面前临危不乱、在难事面前运筹帷幄、在复杂事面前从容信步的强大能量。

人在田间不足虑,退步原来是向前

插秧种稻,是传统农事的重头戏,也是最累的活计,不会插秧的劳动者是不足以谈收成的。我们都知道,这插秧很有意思,需要边插秧边退步,待退到最后,稻田也就插好了。

如果把这方稻田比作基层,那从校园到基层的选调之路就如同下到稻田里去插秧。基层工作总免不了烈日下田,身处其中的插秧人,要能经住烈日的磨砺、耐住体力的考验,在退步时握好手中秧苗,困倦时不患得患失,走稳每一步,插好每棵苗,当站上田埂时,才有资格迎来收割时的一往无前。

有人说,扎入基层,就等于接受了一场漫无边际的放逐,才华无处施展。但如果你真切地在这片稻田里劳作过,就会明白这看似在田间的放逐,才是对我们选调之路最深远的成全。

选调之路,像是一场耕耘、收获的农事。农业必然是慢的,是精耕细作的,是有成长期的,是要冒风雨的,但不必担心,因为只要种下了瓜,来年必然会得瓜,它不会亏待每一位辛勤耕耘的人。

世界很快,我们求“慢”。先行者告诉我们,如果能够秉持“种瓜得瓜、无问西东”的初心,遵循成长规律,以匠人之精神、坚守之情怀、坚毅之信念,扎实做好培土、施肥、墩苗等“快不得”的工作,稻浪袭人的收获季就会如约而至。

六月正是禾苗生长的好季节。田间那一亩亩整齐的稻田长势喜人,不由让人念起陶渊明的《归田园居》:种豆南山下,草盛豆苗稀。晨兴理荒秽,带月荷锄归。道狭草木长,夕露沾我衣。衣沾不足惜,但使愿无违。

衣沾不足惜,但使愿无违!这也是此刻我最想说的话。

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:桂林选调生

【编辑:轩雕文 】

《选调生》杂志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招聘英才| 选调生广场| 投稿本网| 意见反馈| 网站声明| 网站地图
ICP备案编号:陕ICP备18010118号 | 选调生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@ 2012-2019 cnxd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  • 选调生网
  •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
  • 党建先锋网
  • 中国青年网
  • 选村品
  • 选调生网
  • 陕西法制网
特别推荐